热搜: 搭配课堂 服饰搭配 美食 旅游景点图片 搭配 招聘 旅游 达州旅游 家教 出租 达州交友 房租 交友 搞笑 达州出租 发布房屋出租 食谱 达州新闻 养生食谱 房屋出租
我爱我家 综合 资讯 绚丽开江 查看内容

开江与井

2012-5-3 20:56| 发布者: 枫之语| 查看: 1787| 评论: 0|原作者: 胡有琪|来自: 达州网

        二横二竖一搭配,就组成一个井字。按新华词典简注:井,人工挖成能取出水的深洞,洞壁多砌上砖石。
  
  上善若水。人们总是依水而建,逐水而居。开江虽贵为川东明珠,但是地属台形,水向四泄,曾被形容水倒流三千八,可见水在开江之珍贵。而县名由新宁县改为开江县,也足见开江人渴水、盼水、求水、望水之心Qing。自然而然,井便应运而生,掘地开花,遍地成镜,成了开江人最知心的朋友。据故旧传说,在过去,仅普安镇弹丸一地,就有四十八口井。可见全县之井,那定是星罗棋布、密密麻麻,如网笼罩各地。而全县各地以井取地名的,就有骑龙乡的葫芦井,明月坝乡的圆井眼,灵岩乡的凉水井,严家乡的盐井沟,甘堂镇的龙井坝,靖安乡的古井坝,明桥乡的河井沟,这更是佐zheng了井在开江的地位非同凡响。这些地名都是开江各种井的百年老窖、金字招牌。一提这些地名,“井”便登堂入室,在人们的眼里晃荡,在人们的心中湿润,各种井的“龙门阵”顿时就有了舞台。
  
  开江的井并不复杂。各地多是田里挖掘而成。简陋的,就是泥土里浅挖成井形,出水即可,连石头也没有。当然,更多的是石砌的井。井以圆形为主,也有方形,菱形。一竹蒿到底就可以打水的,井里圆形、方形、菱形,无可无不可。而数丈深的井,就要用石砌成菱形,以方便人下到井底,不定时的淘井,以保zheng水质。
  
  论地名之名,首选灵岩乡的凉水井。因为开江民间有一个说法:当喝了碗凉水。形容喝了凉水后神清气爽、心Qing巴适。这种滋味,是在艰辛劳作或行走路上喝凉水解渴解乏才会获得的感受,故有此说。也有另一解,即是有宽心、自解麻烦的味道。其实,因为这些原因,开江各地水井也多以“凉水井”名之。
  
  论井之妙,就要数明月坝的圆井眼和五里桥的方井眼。两井不知何人所建,年代也无法kaozheng。两井东西相嵌,遥相呼应,一方一圆,各自成章。粗看、单看,毫不出奇。而懂地理的,就会说得津津有味,白沫横飞。你只要站在金马山眺望,才发现,两井隔山而建,互相拱卫,犹如坐南朝北的县衙门门前的一幅太极图中的阴阳鱼,阴阳互根,蔚然成趣。据说,开江虽然缺水,但拜这两口井所赐,所以开江年年风调雨顺,旱涝保收,成了川东著名的鱼米之乡。虽无科学kaozheng,但这几年各地旱灾、洪灾不断,开江却稳坐钓鱼台,喜看稻花香,是不折不扣的铁zheng。只可惜如今方井眼早已不见踪迹,只剩下圆井眼还睁着亮晶晶的眼睛,看护着开江的天地独自微笑。临井思井,令人感叹。
  
  论井之玄,则非普安镇天星坝的杉树井莫属。顾名思义,杉树井中长有一棵杉树。井中有树这不见奇,奇的是此树倒长,树在水中格外青郁。那井中之水即不见溢,也不见干,常年绿茵茵的,特别招人喜欢。小时我看到此井,就特纳闷,为什么树在井中反起长。这不是违反自然生长法规吗?人要是头脚倒置,还能活蹦乱跳,那定是妖魔鬼怪下凡,不被人打死才怪。呸呸呸,臭嘴不幸言中,文化大革命中扫“四旧”,想不到杉树井莫明其妙也位列“四旧”,在劫难逃,被横蛮捣毁。现在的人,一提杉树井,已是一问三不知,更别说去体验那水之神妙了。
  
  在儿时的记忆中,特别火爆、特别勤劳、特别卖力的井,就要数南街上老派出所边上的水井,和龙门街中段的那一口井。每天天不亮,井边就有很多的家庭主妇开始洗衣。一天到黑,都是一拨又一拨的人,难得空闲。到了九十年代,洗衣机登台演出,它们才渐渐退出舞台,开始静心养老。好在人们还记得它们的功劳,记得它们曾是老百姓的“宠儿”,给它们留下了安身之地,保存了下来。如今,它们成了开江井的丰碑,活在井的荣誉之中。
  
  而**大院的那一口井,则是该出手时才出手。那年(记不清具体的年月了)开江大旱,明月水库也裂开了干渴的大嘴,令人格外生畏。**组织拉的水车,犹如杯水车薪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民以食为天,此时不如说民以水为天。平时默默无闻的井就显出了英雄本Se,越是天干,越是清泉不断,越是乐于奉献。它的上场,真的是解了不少开江人的燃眉之急。过后,它又趋于平凡,又变成了一口无味的水井,不再意气风发,不再吸人眼球,再度静心修炼,不问今夕是何夕。
  
  如果说老而成精,至今仍是活力十足、不肯轻意退出开江舞台的井,就要数黑宝塔垭口的龙王井。现在的开江,虽然家家都有自来水,但人们却反而追求返璞归真的生活,追求高山之井清冽冽井水的内涵。龙王播云行雨的行宫龙王井,理所当然成了开江人最崇高的目标。你看,每天到黑宝塔龙王井及一旁山石泉水挑水、背水的人,犹如黑宝塔身上的一根项连,没有断线的。那一个个水瓶子,像珍珠一样一闪一闪的,打造成金马山上一道绚丽的风景。你只要一问此水如何,保管是千篇一律的回答:好,巴适。比自来水不知好多少倍。
  
  不可否认,在现代生活中,井离我们越来越远。但是,只要你看到开江金马山上那些披晨霞、戴夕阳的挑水队伍,你就知道,井还活着,井还有力量。
  
  一口井就是一部厚重的史书。一读,清泉长流。从中,我读出了沧桑,也读出了感恩之心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